遠大電力電子中標國家核電 遠大企業集團轉型步步為營 意大利佛罗伦萨小镇

大山中的遠大“追風兄弟”

在遼寧省朝陽市與內蒙古赤峰邊界一個偏僻而貧瘠的所在,有著這樣一群人。厚厚的軍大衣是他們最流行的著裝,潛臺詞是不穿不行, 黝黑的皮膚代表著他們對嚴寒和酷暑的執著“熱愛”。是的,他們用一生選擇了在大山和大海間從事一項極度挑戰意志與體能的、異常艱巨的追風事業,狂風之下, 平穩轉動的高大“風車”是他們最得意的作品。無論穿什么,他們喜歡將遠大科技電工的標志披在身外,因為他們最引以為傲的是,見證了遠大第一批自主風力發電 機組艱辛走向市場的歷程,并用專業和堅毅,親手寫下了遠大追風的厚重歷史!

16天,33臺調試完成,順利投運

這在業界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遠大科技電工創造了這樣的紀錄。10月15日,從地處朝陽市建平縣哈拉道口鎮的由中電投總公司投資建設的朝陽風場項目 傳來喜訊,由遠大自主研發、生產制造的33臺風機正式投運,輸電規模5萬千瓦,為遼寧省第三批風電項目核準計劃中第一個正式投運項目。

現場項目組成員始終對第一天送電的情景記憶猶新。9月29日,激動人心的時刻終于到了,經歷了近一年的安裝與維護準備,朝陽風場終于正式通電了。興奮 之余,緊接著業主就給遠大制訂了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計劃,在10月15日前完成調試工作,實現全部并網投運!而一般來說,如此之大的調試量,至少需要1 個半月到2個月的時間。剛開始接到任務,項目組人員都認為是不可能的,但為了客戶的需求,考慮到業主成本的高額投入和迫切的投運心情,遠大人選擇擁抱挑 戰,就這樣,抱著試試看的態度,遠大第一批調試人員,也是第一次面對這么大的調試量,把人的意志力和體能發揮到極限,居然在計劃內順利完成了任務,業主除 了滿意和訝異外,更多的是佩服。

那是9月29日下午6時,風場正式通電,業主要求當天就必須有一臺正式通電。距離凌晨,僅有不到6個小時的時間。全體工作人員都聚集到光榮的30號風 機腳下,沒有猶豫,只能馬上投入工作。電氣、機械,每個關鍵組件順利到位,每一個設計參數精準設定,終于在凌晨1點30分,30號風機正式發出第一縷穩定 電波,雖然超出了當天發電的預訂時間,但現場項目組人員投入的姿態和專業的態度,讓業主方十分感動。

在隨后的15天里,項目組始終保持著第一天的緊張節奏,絕不放任,沒有一絲松懈。國慶長假,當舉國團圓歡聚的時刻,項目組成員日夜奮戰在大山一線。早 上6點起床,中午不下山,車往山上送飯,晚上10點多才下山,晚上還要開會,總結當天工作,再將第二天工作做周密分工計劃,而且每日計劃必須完成。緊張但 有條不紊的工作,確保了任務的順利進展。另外,由于33臺發電機組均為遠大自主研發的,自己的人員調試自己的產品,調試和處理故障的效率均要優于不接軌的 隊伍,所以調試比想象中要順利得多。10月15日,當33臺“大風車”一起轉動的瞬間,每個人將過往的艱辛拋到了腦后,留下的只有興奮和驕傲!

300天安裝調試,1800天守護大山

從2012年1月18日進場,到2013年11月12日完成240小時無故障運行測試,吊裝、調試、運行,項目組駐守在現場超過300天,而等待售后 人員的還有承諾給業主漫長的五年售后維護期需要留守大山。采訪當天,我們驅車到最近一臺風機,需要至少二十分鐘的時間,路程中經過山澗溝壑無數,之于新到 的我感覺好玩刺激,但之于常年駐守大山的人,卻是莫大的一種折磨。前幾日,朝陽剛剛下過第一場雪,車根本上不來,整個車自己漂,很嚇人,項目團隊晚上8點 多頂著雨夾雪艱難下山。因為項目現場是不分刮風下雨的,如果遇到極度天氣,車行不了,人就要背著工裝和設備步行前往,因為山路崎嶇,土道算好的,更多的是 石頭道,如果步行的話,時間是很難估計的,對人的意志更是一種極大的考驗。司機大哥清楚得記得每一臺風機的確切位置,說明他中轉于其間不下千百次,距離最 遠的33號和14號風機中間車程40分鐘,而地形艱難,造就“鐵的戰士”,也在磨練“鐵的機器”,司機大哥告訴筆者,平均1個月就需要更換一套輪胎。

說到停工的兩個月,項目經理魯章磊笑言,人可以勝天,機器終究沒能勝天。項目組最開始運輸就進駐到現場,去年10月18日開始第一臺吊裝。11月的冬 天,氣溫降到了零下35-36度,大山里天寒地凍,工作組冒著嚴寒和凜冽的大風進行現場吊裝調度、指導,凍得實在不行,就跳一跳,跑一跑緩解寒冷,小伙子 們笑著講,追追野雞、野兔、空閑時堆個雪人,舒緩一下情緒,這是大自然最好的饋贈。但12月開始,雪開始頻繁起來,十幾場大雪,最終導致大吊車都走不動 了,車到山里面打滑,只能被迫停工了兩個月。

同樣艱苦的,還有邊城小鎮的生活條件。為了離項目現場更近一些,項目組選擇了哈鎮一棟小二樓駐扎,辦公、倉儲、生活一體。記者前往駐地,看到狹小簡陋 的屋子里,擠滿了上下鋪十幾張鋼絲床,簡單的被褥,僅有的一臺老式電視機,經常被冷落一旁,積滿了灰塵。原來一個司機,在這呆不到一個月“跑”了。太艱苦 了,大城市里呆久了,來到這里見不到什么人,沒有什么休閑,只有1個超市,1個20多平米像樣的“大飯店”。但大集體的感情卻似“家”一般的溫暖。伙伴們 休閑的時候開個小玩笑,看工作風格,善意的取個小外號,有老黃牛型,還有千里馬,做主控的,干活快,效率高,別人解決不了的問題,他去了三五分鐘就解決 了。業主有時候看到遠大團隊的工作狀態,他們都私下跟項目經理說,出來都挺辛苦的,挺給力!

75米高空作業,256級臺階的考驗

“2.3是關狀還是開啟?”“關狀,斷開。”“已完成檢查。”“收到。”75米高空與地面頻繁對話。據現場調試總督導高曉斌介紹,由于風電設備的主要 部件風力發電機、風輪、傳動系統、控制設備等都位于距地面七十米以上的高空,不管是項目安裝期還是設備運營維護時,都需要工作人員上到高空進行作業,并且 一上就是6個小時以上,工作強度很大。256級,售后組成員清楚地記得云梯臺階的數目,因為上下臺階是他們每日的必修功課,而每個臺階都傾注著他們的審慎 和專注,每一次上下對他們都是一次勇敢的挑戰,雖然這種挑戰之于他們已形同家常便飯。

14個小時,是現場項目組成員的平均日工作時長。早會、上山、工作、下山、晚會,是他們每天的日程,每天在計劃工作的基礎上,還有一些想不到的事情需 要處理,于是下山時間超過晚上7點的工作日不會低于60%。由于朝陽是缺水地帶,每晚7點左右,哈拉道口整個鎮就會停水,洗澡成了問題。項目組就在駐地整 倆大桶,夏天還好說,熱沖一沖,天氣涼了就沒辦法了,回去晚了,連續數十日洗不上澡,有一次實在挺不過,總工程師王磊來指導工作時,拉著大伙兒到城里澡堂 過了一把癮,算是最因地制宜的福利。
最長4個月,最短1個月不回家

現場23名成員均為男士,他們之中,最大的41歲,最小的只要21歲,有的承擔著上有老下有小的重擔,卻只能全權交由妻子代理,有的還沒有女朋友,卻 連相親的機會都很難得。在現場項目人員的節假時刻表里,從來沒有周末,而公司給予每月5天的假期,也由于工程任務的緊迫,被一再錯過。

28歲的趙越,是售后組的一名成員,長期駐外,還沒有結婚,同事們打趣說,讓在風場找一個,人都說愛情來了,不在乎距離,但老出差不在家,姑娘聽了都怕。他笑著說,總有人需要做,選擇這一行了,就不后悔,緣分總會有的,只是時機未到。

項目經理魯章磊,家在河北,前年在遠大家園二期買了房子,在沈陽安了個家,覺得很幸福。吊裝的時候,曾經4個月沒回家,家里2歲的小寶寶,生病或者怎 樣,他都不在身邊,妻子覺得挺苦,經常打電話抱怨。他說,大家都是這樣,有一些沒結婚的,跟女朋友只能通過電話聯系、發微信,1個月回不去1次。07年進 入這行,早已經習慣這種方式了,2011年進入遠大,這個工程結尾了,還有下一個項目等著他,苦悶、失意、想不開的時候肯定會有,選擇了,就要付諸熱愛。 這個行業不是環保嘛,說大點就是利在當代,說遠點就是功在千秋嘛。我說,集團領導很惦記著你們,稱你們為遠大的英雄!他笑著擺擺手,一臉樸實的謙遜。我 說,每個人在自己的舞臺上都可以成為英雄!他輕斂笑容,眼神中劃過一絲堅定的感動。

謹以此文,向朝陽風場21名平凡英雄致敬!他們的名字是:高曉斌、師福強、劉慶洋、鄒雄、付鐵夫、喬宇馳、蘇杭、吳越、盛永剛、屈帆、楊東升、薛博文、張振河、侯興海、魯章磊、劉奪、喬帥、趙越、齊向新、王東宇、朱吉林、謝金龍、張宏民

意大利佛罗伦萨小镇 四川时时vv平台 吉林时时票号码查询今天 3d组选奖号938 体彩跟单是什么意思 吉林时时玩法 北京体育大学英语专业怎么样 168急速赛车开奖网app 黑龙江11选5漏号 2017我被时时彩害死了 pk10如何看大小 麻将顺口溜 老时时走势360 快乐十分走势图 快乐赛车app去哪下载 广西怏乐双彩开奖结果